宋代饮茶瓷器赏析:佳瓷配佳茗(下)
宋代饮茶瓷器赏析:佳瓷配佳茗(下)

 斗茶中的“汤提点”——执壶

  宋代斗茶“捧红”的不仅仅是建盏,还有另外一个关键角色——汤瓶,这对亲密搭档完美演绎了斗茶艺术。汤瓶,又称执壶、注子,南宋审安老人著《茶具图赞》称其为“汤提点”。《大观茶论》专门论述了此物在斗茶中所起的重要作用:“注汤害利,独瓶之口嘴而已。嘴之口差大而宛直,则注汤力紧而不散;嘴之未欲圆小而峻削,则用汤有节而不滴沥。盖汤力紧则发速有节,不滴沥,则茶面不破。”正如斯,为适应斗茶需要,时人对执壶的流和壶嘴作了特别设计:壶流一改唐代的挺直粗短而变得曲长,壶嘴的出水口圆而小,这样才能使壶嘴在出水时, 注汤落点准确,收放自如,并且水流呈抛物线,极具线条美。与此同时,壶的执柄开始加长,几于壶嘴齐平,或高于壶嘴,如此设计,减少了人体手臂上扬的幅度,注水点茶,轻松尽在掌握。

  《茶录》载:“瓶……黄金为上,人间以银铁或瓷石为之。”宋代汤瓶不仅具有注水的功能,还要附带烧水,因此金、银、锡、铁等金属器皿为多。即便以瓷器替代,也会仿照金属器的造型。宋代景德镇湖田窑、江西吉州窑、浙江龙泉窑等多个窑口均曾生产执壶,虽釉色不一,但器形设计上存在许多共性,这亦是宋代各地斗茶习俗和评定标准相差无几的一个佐证。下面就让我们来欣赏几件执壶:

南宋青白釉带盖执壶(图12) 口径4.6厘米、足径5.2厘米、高15.2厘米,福建省博物院藏。

  这件执壶脖颈细长,喇叭口,提梁钮盖,长流长柄,瓜棱形腹部浑圆饱满,圈足略外撇,青白釉色温润含蓄,整体造型像一位穿着素绢,翩翩起舞的少女。青白釉执壶在宋代非常流行,不仅因为其制作工艺精湛,更因为它温润如玉的质感符合宋人审美“君子如玉”的理念。

宋吉州窑虎斑纹执壶(图13) 口径4.5厘米、足径8.5厘米、高19.5厘米,吉安市博物馆藏。

  这件执壶为吉州窑黑釉窑变产品,器身布满绚丽的虎斑纹,多彩灿烂。颈部与流之间设一支架,使器物更加固定牢固,又不失美感。

宋龙泉窑执壶(图14) 口径7.8厘米、足径7厘米、高19.8厘米,浙江省博物馆藏。

  浅盘口,细长颈,八棱形鼓腹,八角形圈足,颈腹间装对称的弯曲细长流和扁把,另一面装对称的双耳。腹部刻重瓣蕉叶纹,花饰繁缛,华贵富丽。

  斗茶茶碗偏爱建盏,但执壶却不拘一格,只需形神兼备,色釉如意。常言唐人豪放,宋人内敛,殊不知在宋人内省的性格里也藏有潇洒的一面,“银瓶首下仍尻高,注汤作字势嫖姚。不须更师屋漏法,只问此瓶当响答。”以汤瓶为笔,茶面当纸,注汤作字,挥洒自如。此等胸襟,何其壮也!此等执壶,何其妙哉!

各色茶事下的多样茶盏

  斗茶是宋代饮茶文化中一颗耀眼的明星,尽管熠熠生辉,但不能代表宋代饮茶之全部,甚至可以说斗茶只是宋人附庸风雅的一种游戏,并非饮茶之常态。善于推陈出新的宋人,不仅在斗茶饼茶制作上标新立异,而且在茶的饮用方式上别出心裁,把茶的“雅文化”推向了极致。好盏配好茶,各式各样的茶盏成为宋代各色茶事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

  君子“比德如玉”,如翠玉般之青色成为宋代主流社会当之无愧的选择。宋徽宗嫌“定窑有芒,不堪用”,命汝窑贡瓷,且指明要求“雨过天晴云破处”的天青色。皇室的喜好往往主导社会的审美思潮,青釉瓷器亦成为民间喜闻乐见的常物。下面我们就来领略一下青瓷茶盏的魅力:

宋官窑葵瓣口碗(图15) 口径19.2厘米、足径5.4厘米、高7.9厘米,故宫博物院藏。

  在宋代,葵瓣口碗是极为流行的造型。此碗釉色莹润,凝厚典雅。釉面布满开片纹,片纹较为密集,口部釉面产生的垂流,把含铁较高的褐紫色胎骨若隐若现地表露出来,圈足刮釉,呈铁色,具有“紫口铁足”的特征。

宋龙泉窑青釉划花纹碗(图16) 口径17.5厘米、足径4.5厘米、高5.9厘米,故宫博物院藏。

  龙泉窑茶具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各式各样的茶碗,有斗笠碗、海棠盏、莲瓣碗、青瓷把杯等等,其中最符合宋代文人气质,又兼具时代特色的是斗笠碗。斗笠碗在造型上更加注重比例关系和细微之处。这件斗笠碗通体施青釉,釉面开片,镶铜口,温文尔雅。虽造型简单,但无一处不透着极致的精细,着纹就理,低调而奢华。碗底小巧轻盈,刚好能使茶碗保持站立,端握手中,自然使人小心谨慎,以免精心炮制的茶汤洒落,这其中蕴含的“克己复礼”的寓意不言而喻。

南宋龙泉窑海棠盏(图17) 口径11厘米、足径4.2厘米、高5.6厘米,浙江丽水市博物馆藏。

南宋龙泉窑青瓷莲花纹碗(图18) 口径16.5厘米、足径5.5厘米、高6.1厘米,浙江省博物馆藏。

  宋人喜好“花卉茶”,以花香入茶香,香气益浓。据文献记载,当时流行的花卉茶有桃花茶、菊花茶、桂花茶、莲花茶等等,似乎所有的芬芳在宋人手中皆可烹制成美妙的花茶。试想香馥的桃花茶徜徉在翡色的海棠盏里,清幽的莲花茶荡漾在刻满莲花纹饰的莲瓣碗里,香气四溢,该是怎样的一种沁人心脾,涤荡胸怀?这是一场心、神、意、口、舌、鼻全身投入的美的享受,是宋人创造的视觉盛宴,真是“其茶也花也,其盏也花也”。

南宋官窑盏托(图19) 口径10.8厘米、底径9.1厘米、高6.8厘米,杭州南宋官窑博物馆藏。

 

宋龙泉窑盏托(图20) 口径5.1厘米、足径7.4厘米、高6.9厘米,龙泉博物馆藏。

  盏托又称茶船、茶拓子,为承托茶盏,以防烫指之用。宋代盏托的基本造型大致分为两类:一类是托盘下凹,中间呈空心盏状,有的呈圆形,有的呈荷叶形。如这件南宋官窑盏托,盏、托相连,更加稳固。另一类则是由托台和托盘两部分组成,托盘一般呈圆形,托台高出盘面。如这件龙泉窑盏托托盘作花瓣状,盘心正中凸出一鼓腹托台,圈壁饰以覆莲瓣,用以承托杯盏。盏托发展至明清已简化成盖碗,一手就能握住。至现代,更加简化的玻璃杯、口杯等成为最常见的茶具,“饮”茶变为“喝”茶,宋人推崇的“雅文化”不得不让位于今天的“快节奏”了。

  宋代“ 荐绅之士, 韦布之流, 沐浴膏泽, 熏陶德化, 盛以雅尚相推, 从事茗饮”,同时“以豪华相尚, 以俭陋相訾(zǐ)。愈厌而好新, 月异而岁殊”,这时的茶道既崇尚“雅”,由于“理学”的约束而内敛、自省,又求新斗奇,奢靡之风盛行,这点在宋代各式各样不同风格的饮茶器中表现得淋漓尽致。在这个文人巧匠能才辈出的时代,茶事艺术和制瓷工艺得以融会贯通。这还是一个承上启下的时代,不仅继承了唐人开创的茶文化,并为元明清茶文化的发展开辟了新的前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