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收藏市场的吸纳量有多大?
中国收藏市场的吸纳量有多大?

  百万元以上重量级拍品数量之多创历年最高让人称奇;90以上的级高量重的珍品为中国藏家所得令人惊喜。

  拍卖行最终统计,此次春拍百万元以上巨品推出达24件之多,创历年重量级拍品之新高。拍前业内人士忧心忡忡,一是担心如果成交量大,会造成如此之多的珍品将流往海外;二是拍品级重量重,会出现拍场冷清拍价低落的尴尬场面。

  实际情况却让所有人士的担心变成了惊喜。

  怎么突现这么多的国内大藏家?

  几乎所有参与此次拍卖的人士都不约而同的提出这个问题。

  据记者了解,近两年来,国内一些大藏家时不时亮相拍场,已非新鲜事,而今年蜂拥而起的势头最盛。大买家的剧增让业内人士不知所措,所以才出现今年春拍中惊讶与欣喜逐浪翻高的场面。其中,有实力的民营企业家即成为拍场主力。有专家指出,涉足艺术品,一为陶冶情操,二是丰厚的回报,而后者更是大藏家出手不凡的主要动力。如最早入市的浙江某集团公司,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置的部分书画,召集进到拍场得到的回报惊人。其中沈士充的一幅手卷,买时不足百万,两年后成交价高达300多万元。

  正因为如此,今春大拍才出现无论大小拍品,均呈节节拔高的气象。如由清高宗廷臣合写的《白衣大悲五印陀罗尼》设色纸本手卷以120万元起拍,以320万元落槌定音。而价仅七八千元的清汪恭的《松溪草堂图》,估价在4万元左右的张熊的《花卉》扇面和20万元起拍的王石谷的《杜陵诗意》成交价均层层翻番,分别以1.5万元、8万多元和67.14万元的高价成交。

  国内市场到底能容纳多少收藏精品?

  特别令国人高兴的是,此次亮相的24件百万元以上的巨品,除宋徽宗《写生珍禽图》以2530万元的高价被国外收走外,其余悉数被中国藏家拿下。如此之大的市场容量,记人惊奇,更让人振奋。(陈念)

  摘自《中国商报收藏拍卖导报》